丝路探源您当前位置:中国丝绸之路网 >> 丝路探源 >> 浏览文章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著名西域专家杨镰断言: ——七大证据锁定丝绸之路源头在南阳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2014120416584851170.jpg     

    “南阳是丝绸之路的起止点!”。在中央电视台10套播出的《百科探秘》中,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西域文化专家、丝绸之路文化研究专家杨镰在节目中如此断言。

  2009年第6期的《文史知识》杨镰对再次发文,进一步解读这一论断:“丝绸之路的起止点,一头在西域的大宛。与大宛对应的、中原的丝绸古道起止点,一般认为是西安或洛阳。西安或洛阳,都是都会,行政中心。商贸起自民间,除了行政中心,还需要有旅客与商品的集散地:人流如织、村落衔接、物产丰饶、宾至如归。丝绸之路承载着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越贴近基层,它的流动越通畅,脉搏越充满活力,存在越有实效。由此推断,中原的贴近基层的阶段性起止点、商贸中心,当在伏牛山麓的南阳。”

  丝绸之路是在公元前二世纪,出现的一条连接中国和罗马的贸易大道,从此东方的文明古国中国同西方的文明古国罗马连接起来,这条路上曾经运输西方视同珍宝的中国丝绸,人们便把这条贸易通道冠之以这一美妙而富有诗意的名称。对于丝绸之路的起止点,过去包括著名的西域研究专家、丝绸之路文化研究专家杨镰在内的所有专家一直认为,一头在西域的大宛,另一头则是西安或洛阳。可现在却为什么又突然终于推翻了自己过去的论断?

  “从去年8月至今年2月的6个月时间内,我通过五下南阳,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又一个与丝路戚戚相关的佐证。”杨廉说。

  杨镰的这一推断震惊了史学界、西域学界。记者采访发现,杨镰提出“南阳是丝绸之路起止点”的推断有七大证据提供支撑。

                     2014120417020230971.jpg

    汉画像石惊现《巡行丝路》

  2008年5月26日,杨镰应邀到南阳参加“南阳文化论坛暨《文史知识》南阳专号首发式”。期间,一个叫袁祖雨的南阳人找到他说:“杨老师,我收藏了一幅汉画拓片看不懂,你给破解破解。”杨镰拿着汉画像石拓片也没有多想,就回到了北京。可到家一看,又是一惊:汉画像石拓片所雕刻的原来竟然是《巡行丝路》!

  杨镰告诉记者,《巡行丝路》图里雕刻有23个马,22个骑手。画面中心是一辆三匹马拉的轿车,车上的乘客是一位指挥者。骑士分两类,一类是退却之中的弓箭手,从头戴尖帽与双护耳的形象判断,属于丝路早期的领有者塞种(萨迦)人,另一类是正在持续推进之中的汉朝出塞部队,驱除着阻断通道的对手,护卫着居于中心位置的轿车。画卷如同一部情节紧凑的“凿空”西域的电视剧,生动形象地再现出已经消失的丝绸之路的历史细节。画面有20馀匹健壮的战马,这些马匹的形象,完全符合史学家关于《丝绸之路》战马的描述。

  而这长长的历史画卷之上,杨廉看还发现了胡奴守门像、烤羊肉串等西域人特有的画面。最让其兴奋的是,他在汉画里看到了丝绸之路上特有的西域汗血天马和 “西域第一车”的影像。

  杨镰说,1901年春,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发现的楼兰古城里发现了一个直径超过1.30米的实木圆盘,这辆独轮车后被誉为“西域第一车”。“让我奇怪的是‘西域第一车’竟然出现在南阳的汉画像石里!”

   佛沟摩崖造像现西域风光  

  汉代的画石上越来越多的发现有西域民族特征的雕刻,让杨镰兴趣大增。他问袁祖雨:“南阳出土的这些汉画像石主要是什么年代?”袁祖雨回答:“汉代,主要是东汉,汉代以后就消失了!”

  杨镰说:“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过程,不可能凭空消失。但南阳的这些汉画像石究竟到哪儿去了?”

  袁祖雨说,在南阳方城香山上有一个佛爷沟,里面有一个巨石,雕刻了许多佛像。这也就是闻名遐迩的方城县佛沟摩崖造像。得到消息,杨镰来不及休息,就直接赶到了位于方城县小史店乡的香山。

  方城县小史店镇东南约10公里亦有山名香山,为桐柏山余脉。山不高,林不密,多奇石。杨镰经过认真考察很快发现两个秘密。一是这里有几处修理佛龛石壁的那种方式跟汉画像石的工匠修理画像石完全一样。都是先把石面打平,打成斜形的条。而在汉画像石上也是采取这样的取平方式。二是雕像中有一个佛骑着一只羊,其他佛像则统一雕刻的是戴高帽、高鼻梁、深眼窝等西域风格造型。

  杨镰说:“骑羊的雕像在西域一带,比如在库木图拉,克孜尔等地的壁画中,都能见到,而在中原却从未见到。”

  杨镰说:“当时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古道,是一个与西域有着密切关系的古道。而巨石和雕塑,应该是古道的坐标。当时,我还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这个佛像柱石不该只有一个,在山坡背后应该还有一个。”

  杨镰又回到了北京。他走后,当地几个热心人开始沿着古道开始寻找。让大家惊喜的是,他们真的在距离这一柱石4公里的地方找到了!

  杨镰听说后于2009年2月急忙赶到了方城,经过实地查看,真的在山的背面发现了雕刻有20多个佛像的柱石。

   河岸突现西域“苏盖提”

  “苏盖提!苏盖提!”就在大家一起陪杨镰考察佛爷沟雕塑返回时,杨镰突然冲着车窗外喊道。

  “苏盖提是啥?”大家都惊奇地问。

  杨镰指着河边几棵大柳树说:“这种树维吾尔语即波斯语叫苏盖提,实际上叫河柳,是一种特殊的柳树。在罗布泊有一个很重要的地点叫苏盖提布拉克,就是河柳沟,河柳泉的意思。”

  经杨镰这么一说,大家顿时觉得,这里生长的柳树与中原的倒垂柳有很大的区别,它的所有枝条都朝上生长的,没有倒垂的。当地百姓讲,这种柳树叫“胡柳”。

  杨镰说,很有可能,“苏盖提”就是张骞从西域带回的物种之一。

     发现了丝路商贾吃的“馕”

  杨镰说,他在南阳还见到了只有在新疆、西域一带才有的风味小食品“馕”,觉得特别奇怪。其实,这种食品在南阳,不叫“馕”,而叫“缸炉”。其做法是,用一大缸似的炉灶,里面烧上炭火,然后将一面团放在缸内的铁锅上,烤成黄澄澄、香喷喷的圆饼子。

  无论是在南阳还是在新疆,无伦叫馕也好,叫“缸炉”也罢,兜售者都将其摆在街头或路边,边做边卖。

  杨镰仿佛看到了两千多年前行进在丝路上的商贾边走边吃“馕”的情景,他立刻下车卖了一个“馕”,吃了起来。     

    张骞在这里册封博望侯

  南阳方城县有个博望镇,也就是三国时火烧博望的遗址。公元前138年(建元三年),张骞奉命率众一百余人向遥远的西域进发,11年后张骞才和奴隶出身的堂邑父二人回到长安。张骞的任务虽未完成,可他凭坚忍不拔的毅力,一往无前的精神,不远万里,了解掌握了西域城区的地形、物产和风俗,使汉朝获得了前所未闻的西域宝贵资料。汉武帝为表彰他的功绩,于元朔六年封张骞为博望侯,封地即今方城县博望镇。

   “缯国”曾是“丝绸之国”

  方城县有个很响亮的地名叫垭口,古称“方城垭口”或“南襄隘道”,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在此交会,山地突然沉陷,形成一道长50余公里、宽10公里~20公里的自然缺口。

  但在西周时期,方城却属于缯国,在方城垭口处设“缯关”,“天下九塞,方城其一”即指此处。1997年邮政部发行《万里长城百关纪念封·缯关》纪念封一封。《辞源》:缯为丝织品的总称。由此可见,方城在西周时期已是丝绸之国。

   与西域一样这里也有一个“宛”

  杨镰说,丝绸之路起止点在大宛,也就是大宛国,即现在费尔干纳盆地的乌兹别克斯坦。“宛”,是西域语言,不是汉语。然而在中原的地名中,有另外一个“宛”与之对应,那就是别称“宛”的南阳郡。《史记·货殖列传》这样概括南阳的特征:“宛亦一都会也。俗杂好事,业多贾。”《汉书·地理志下》进一步解释:“宛,西通武关,东受江淮,一都会也。”所谓“南阳好商贾”,或说民俗“好事”、“多贾”,无疑是远近、中外、朝野的共识。杨廉说,丝绸之路的起止点源于西安或洛阳。可通过探索研究发现,南阳有可能延长了西汉丝绸之路的起点。也就是从伏牛山的宛城,到费尔干纳的大宛国。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一代又一代的客商们,沿伏牛山、秦岭、祁连山、昆仑山的山前洪积扇古道奔波往返着。

  杨镰说,大宛所在的费尔干纳盆地是中亚的富庶之区,古代文明的萌生之地。而数千里之外的宛城,则位于浅山盆地,宜耕宜牧,宜散宜聚,是丝绸、瓷器、冶铁、农牧产品、农耘技术的荟萃之区。杨镰推断,南阳别名“宛”,应该是丝路行旅们对南阳人文地理特点的共同指认。

  杨镰教授简介:杨镰,60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西域文化专家、考古学家、探险家,丝绸之路文化研究专家。1968年3月,杨镰作为北京知青来新疆,1975年毕业于新疆大学,1981年考取中国社科院研究生,毕业后至今在中国社科院工作。

       

  杨镰常年在新疆各地考察和研究,2000年,杨镰带领中国社科院科考队重新发现了楼兰王室的墓地--小河墓地,被誉为当年考古学界的重大发现。

  近年来,他先后出版了《荒漠独行》、《最后的罗布人》、《发现西部》等作品;同时,又与他人共同编译了《西域探险考察大系》、《探险与发现》等丛书,又编写了《中国西部探险》丛书;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他先后出版了以西部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千古之谜》、《青春只有一次》,他创作的《生死西行》、《黑戈壁》等成为热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