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遗韵您当前位置:中国丝绸之路网 >> 古道遗韵 >> 浏览文章
云锦南阳绸 经纬两千年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5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富家女儿婆家找,先问蚕坡有多少”、“柞墩好比摇钱树,蚕坡类似聚宝盆”……在南阳民间,流传着众多和桑蚕、柞蚕相关的谚语,南阳也历来有“养蚕为业,植柞为本”的传统。

      南阳柞绸始于汉代,已有2000多年历史,它质地精良、图案美观、灿若云锦,“久已四方驰名”,除敬奉皇室,还远销国外。清末,南阳柞绸业进入鼎盛期,南阳城出现“孺妇会络经,处处梭子声”的景象……

      养蚕为业, 植柞为本, 柞蚕汉代“落脚”南阳。

      传统丝绸分为家丝绸、山丝绸两种。家丝绸以桑蚕丝为原料,山丝绸以柞蚕丝为原料,亦称柞绸。

      南阳地处秦岭东南,既没有南方的高温多湿,也没有北方的多风干燥,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使南阳的桑蚕、丝绸业早在东周就已起步,申国之丝织品已有疏密之分和“绿兮丝兮、女所治兮”的染色之术。《南阳蚕业志》记载:西汉时期南阳即为全国桑蚕八大产区之一,宛邑设立“工官”管理丝绸行业;西汉后期战乱频繁,但南阳郡守召信臣仍“劝民农桑末归本民以殷富”……

      南阳丝绸业的繁荣源于柞蚕。柞蚕于东汉时期进入南阳,并形成南阳的柞绸纺织业。山东是柞蚕业的发源地,南阳柞蚕从山东引入,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其最早落脚地在南召县。至明嘉靖年间,南召“山丝产额甲于各县”,出现了较大行店、货栈等,南召店(旧县城)“日进斗金”……

      《泌阳县志》载:“山茧绸,山蚕食栗叶、橡叶节间,取丝为绸,其质坚韧。泌阳贡绢布,绢指此。”记录了唐天佑三年(906年),南阳郡比阳(今泌阳)县令朱全忠把绢布(即南阳柞绸)作为贡品,敬奉皇室之事。

      清代,南阳柞蚕业蓬勃发展,至清末,柞蚕业已由南召扩及到南阳、镇平、方城、内乡、舞阳等地,桑蚕业大有被柞蚕业取代之势,南阳柞绸业进入了鼎盛期。

妇孺会络经 处处梭子声。清末南阳柞绸进入鼎盛期。

      清末,南阳柞绸业进入鼎盛期,宛城一度出现“孺妇会络经,处处梭子声”的景象。南召、镇平、方城三县商贾成群,店铺林立,柞绸业尤为繁荣昌盛。

南阳民俗专家白万献说,民国初年,南阳绸庄林立,整个南阳城好像一个大丝织厂,仅南关、小东关、小西关三处就有900多户从事丝绸生产;杨家后坑、赵家花园、外号街等处几乎家家有机房,户户能纺织。

      《南阳蚕业志》记载,清光绪二年(1876),南召县养柞蚕已达3万筐以上,产丝10万多公斤;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上海“久成”丝绸行在李青店、板山坪设立分行,南阳柞绸销往俄国、欧美等地;民国十年至民国二十年(1921-1931),南召全县蚕农达17230户,占总农户的65%,产柞绸280多万米……

      清宣统年间(1909-1911),河南省的柞绸贸易中心转移至方城拐河镇,至1929年方城柞蚕业空前兴盛,时年总产茧1.5亿粒,织机发展到5000多台,经营丝绸的商行70余家,年销售30多万匹,远销美、英等国。清《河南通志》载:裕召设绸卡,裕州拐河分卡为最重。

      清光绪元年(1875),镇平县手工柞绸已弛名中外,除在上海、山西等地销售外,还远销俄、美、法、德等10多个国家。民国初期,镇平县经营丝绸的商户就有1000多家。民国十年至二十一年(1921—1932),镇平全县有丝绸行150余家、炼染作坊40多座、机台1万多张,成为河南柞绸的主要集散地,贸易盛极一时……

全国柞蚕生产基地,“丝毯之乡”与“柞蚕之乡”。

      今天,南阳成为全国著名的一化性柞蚕茧生产基地。

      南召、方城、镇平、内乡、淅川、西峡6县先后被确定为“全国19个柞蚕基地县”,南召县被国家命名为“中国柞蚕之乡”,镇平县被国家命名为“中国丝毯之乡”,“南召一化柞蚕、茧、丝(绵)、绸”通过国家原产地保护认证…

      南阳作家群领军人物周大新的长篇小说《第二十幕》以及由周志方改编黄健中执导的49集电视连续剧《经纬天地》较为全面、艺术性的讲述了20世纪南阳丝绸业代表“尚吉利”的故事。

      话说 清朝末叶,大旱年间。

      “尚吉利”作为南阳丝绸业的小作坊,尚安业的儿子尚达志年少气盛,闯荡卖绸,遭到大绸商楚陶朱的蛮横欺压。在秦家父子的仗义帮助下,方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因祸得福。

      辛亥革命爆发,兵荒马乱。

      尚达志救下一个即将冻死的乞丐栗温保,由此埋下祸根。南阳镇守使晋金存,正在缉拿悍匪头目栗温保,此间偶遇尚达志热恋中即将成亲的美丽姑娘盛云纬,公报私仇,抓捕了尚达志。为此,尚秦两家被骗尽家财,陷入困境。盛云纬为救尚达志,委身嫁给晋金存,婚后发现自己怀上了尚达志的骨肉,心如刀割。

      达志几乎疯癫,绝望之余迎娶了一直暗恋他的顺儿。他的父亲在绝望中死去,留下遗嘱,尚家家业一日不兴,死不瞑目。秦父最终以自己的死追回两家的十万两失银,“尚吉利”终于又挂起了招牌。

      尚达志经营的“尚吉利”绸行渐有转机,不料晋金存亲手开枪打死了盛云纬。云纬临终留下遗愿,希望她和达志的女儿贞祺能认祖归宗。顺儿用宽厚的母爱接受了这个不幸的孩子,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尚达志研发的“花旗”绸在美国旧金山博览会上获了奖,但好景不长,假绸四起,再遭陷害。楚陶朱等人绑架了尚达志唯一的儿子尚立世,尚达志极力反抗,最终撕票,尚达志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一波未平又起波澜,楚陶朱筹巨资囤丝,欲操纵丝市;尚达志联合丝业同仁,大力抛丝压价。情势胶着之时,“尚吉利”机房织机被烧,丝价闻风大跌,楚陶朱彻底破产,亡命天涯。

      抗战爆发,民族危亡。

      楚陶朱充当间谍,带日军闯进“尚吉利”,被愤怒的群众打死。尚达志收殓战死者的尸体,顺儿和几百名寡妇用最好的花旗来裹尸送他们上路。

      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尚吉利”浴火重生……

      南阳丝绸,中州传统名产。素以色泽鲜润、软亮轻柔而著称。其质地精良,严谨致密,图案美观,灿如云锦,自古驰名四方,久为豫省出口大宗。据《元和郡县志》所载, 唐开元年间南阳已有“绢”和“丝布白菊之贡”。明嘉靖年间,南阳府在宛县设有“染织局”,全府每年从丝绸行业征赋银2.8万多两。清同治年间,有殷汝璧知南阳县,竭力劝导各机工改良制品,数年间顿改旧观,时南阳绸有殷绸之称。“其色泽品质虽较江浙为逊,然视汴绸则过之”。清光绪二十八年,南阳县令潘守廉派人赴山东、湖州、苏杭等地引进良种,招雇蚕师和丝匹至宛,辅导养蚕、缫丝、织造、印染新工艺,培植槲蚕、柞蚕、湖蚕、椿蚕。,近山之处养山蚕,近城之处养家蚕,渐为普遍。当时宛城各主要街道及近郊农村,到处是织绸的手工业作坊。“迩时匠心精巧,几与苏杭争胜,每年销售价约数十万金”。(《河南宛报》丙午三十一期)1902—1903年间,清省府的《河南宫报》接连刊出南阳县的《栽桑问答》、《养蚕要求》、《养椿蚕简明法》、《蚕病辨徵》等书。1905年9月清省府又把南阳县的湖绉、捻线缎、起花棉绸等丝织工艺晶送往京师陈列。1902~1920年间是南阳丝绸的鼎盛时期。当时宛城内外手工业丝绸作坊有700余家,织机3000多台,丝绸庄30多家,最大的久成一家拥有织机20多台,工匠100多人。还在上海、武汉、郑州、开封、北京等地设有分庄。仅南阳城每日可织绸绉1000余匹,值银17000余元;每年约出贷400万匹,共值银600余万元。1919年镇平有大小织机.2500台,出口较南阳稍逊。石佛寺为丝绸贸易集散地,经营极盛,人称“小上海”。1911年上海大丰丝绸庄到石佛寺设庄,与久成抗衡。南召县也地产山蚕,出丝颇盛。居民多织造茧绸运销各地。南阳各地丝绸花色有龙虎、竹梅、松鹤、散花,后发展为要什么花织什么花。花色繁多,工精艺巧,大有与苏杭争胜之势。但不幸的是,曾誉满天下的南阳丝绸,1921年以后逐渐衰落。长期的社会动乱和政治腐败致使蚕丝产量锐减,原料日趋缺乏,产品声誉江河日下,绸庄机户相继倒闭。至解放前夕,南阳丝绸已濒临绝境,处于奄奄一息状态。解放以后,人民政府积极发展养蚕事业,大力扶植丝绸工业一1949年2月恢复了柞绸、八丝绸、花丝葛等7种传统产品的生产。以后逐步增加了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翠花绉、花软缎、软缎被面、装饰缎。         1968年南阳丝绸恢复对外出口,产品畅销欧美20几个国家和地区。1979年以后,南阳的桑棉绸、双绉等8种丝绸产品被省评为“优等产品。